容量2GB!アクセス解析&動画ファイルも可能な無料ブログ。アフィリエイト完全対応。
  最新画像一覧   /    おもしろブログが満載! シャッフル ブログ  /     無料登録  

琴聲淋濕多少相思樹葉

  1. 2012/07/19(木) 16:32:04|
  2. 崩潰和絕望|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他是擁馬墮,氣吞殘虜的英雄。一腔熱血,滿腹豪情,浩氣沖天。他心系天下,淚灑蒼穹。他有一顆赤忱的報國心,騎鐵馬,入冰河,心怀大愛。他是一位筆走龍蛇的紙上豪傑。筆挾山水,驅駕風雷,以筆代戈,在宣紙上指點江山。文字激揚,為士兵壯膽,為蒼生祈福。他騎馬闖邊關,於大漠深處,看直擊天空的孤煙,聽淒冷的刁斗笳鼓。霜打衰草,孤雁哀鳴,胡笳生寒,他無懼無畏,戰場上一馬當先。殘陽似血,段雲馬瘦,他聞笛垂淚,丹心一片。

他就是南宋時期的著名愛國詩人陸游。可是,有誰看到這位鋼骨猛漢的內心寸寸生情,寸寸柔腸,點點惹嗔,點點柔藏。他有情有義,重情重義,燃情燃義,會情會義,戀情戀義,送情送義,歌情歌義,惜情惜義,憐情憐義,悲情悲義。陸游出生於越州山陽一個殷實的書香人家,幼年時期,正值金人南侵,常隨家人四處逃難。他母舅唐誠一家與陸家頗多交往。

那日,陸游剛搬入母舅??家的第一天,他循著小徑陵掘ゆ綸了庭院上空飄來的琴聲。那琴聲時而清越婉轉,時而急急切切。時而清幽,時而激揚。陸游在這琴聲中,聽到了風吹鬆動的淒涼,聽到了水流石上的幽靜,聽到了雨打芭蕉的深婉,也聽到了金聲而玉應的清脆。他自是驚嘆於這高超的琴技和這不凡的才情,尋聲覓去,撥開芳香四溢的石榴樹,在陽光的漏隙中,望見一位身穿鵝黃色蟬衣的女子。她雙眉微蹙,鳳眼蕩波,面容清秀,氣韻脫俗。陸游看著她那纖纖玉指正從古琴上不緊不慢地收起,心中頓時一種難以言說的情愫。

後來才得知,這女子正是唐城的女兒,名喚唐婉,字惠仙。自幼文靜靈秀,不善言語卻善解人意。唐婉擅長詩詞,才思敏捷。在朝夕相處中,唐婉與陸游情意相投,縈繞心腸的情愫油然而生。彼此垂心,明月當空,他們花前月下,麗影成雙。於是陸家就以一隻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做信物,定下了唐家這門親事。這一對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才子佳人終結良緣。夫妻後,他們更是魚水諧和。

情剪時光,義裁韶華,柔暖冬寒,他曾情意綿綿,和她飄紅戲水,曲走流觴。他們也曾月下吹簫,洞歌歡月。他們也曾賞花憐草,小院撲螢。他們也曾吃酒賦詩,荷塘生色。他們也曾流連哀樂,輕歌曼舞。他們也曾泛舟湖畔,驚起白鷺。他們也曾惗花吹哨,雨中漫步。他們也曾春江花月,嬉戲歡歌。他們也曾折花問柳,閑庭信步。他們也曾鏡中描眉,畫中染黛。他們也曾你唱我和,一折素箋,滿紙纏綿,他們也曾煮酒焚香,共織愛的同心苣。他們也曾卿卿我我,耳鬢廝磨。

可是,終抵不過落日樓頭,殘紅化塵。終抵不過著一江春水,寒鴉數點。終抵不過著似水流年,如花美眷。奈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奈何煙花易冷,花開易敗。現實的冰冷必然蹂躪如痴如癲的夢。刻骨銘心的愛必將化為無藥可救的疼痛。

滋潤了我的生活

  1. 2012/06/21(木) 16:59:24|
  2. 崩潰和絕望|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柔柔的春風從對面吹來,暖暖的陽光從對面走來,泥土的芳香迎面飄來。的確是春天了,萬物開始復蘇,草木開始萌動,你隨便掰一塊種子拌著陽光埋進泥土都能發芽,都能開花。

春天總是繁忙的,大地忙著生根,溮関熷姠花草忙著戀愛,樹木忙著相親。千萬朵桃花最先接到指令,不顧冤嫖阻攔和反對,搶先登陸枝頭,擠擠挨挨地簇擁著,好像也要急著相親似的,你追我趕,爭相怒放。春天在桃花的千呼萬喚中茫茫碌碌地開始了。有一個季節叫春天,有一簇花開叫綻放,有一種心情叫陶醉。

我遊戈在桃林,四處眺望,桃花的那面是更多的桃林,桃林的那面還是沒完沒了的桃花。落英繽紛的桃花多過天上的日月星辰,成幫結夥地簇擁在枝頭,烈烈揚揚、紛紛擾擾,真不知它們是集體相親還是組團集會。

層層疊疊的花瓣鬥志昂揚,數不清的花朵令人眼花繚亂,羞羞答答的花蕾含苞待放,它們彷彿是執著地暗戀春風,又像是固執的眷戀宏塵,桃紅的誘惑令人心神不安,柔情萬種的心事無從揣測。

浩浩蕩蕩的花朵掛滿枝頭,桃紅的笑臉直指春風,淡雅的英姿情系天,濃郁的芳香沁人心扉,桃樹笑了,笑的那麼甜蜜,桃花開了,開的那麼悠然,春天醉了,醉的那麼迷人,朵朵桃花引燃了春天,縷縷春風載滿花香,它們像是春天的號角,在燦爛的風景中聲聲嘹亮,又像是春天的旗幟,在撩人的季節裡迎風飄揚。潔白中透著粉紅,清純中藏著高雅,質樸中懷著嬌豔,那無盡的優美和怡人的清香,掠過心靈的縫隙,穿越靈魂的角落,讓你心生美好,使你明心見性。

一片片晶瑩剔透的花蕾光滑而又明亮、恬靜而又壯美、飽滿而又充實,它們安安穩穩、平平靜靜、本本分分,彷彿開了一千年而不覺得疲憊,不懂的浮躁,不以為厭倦,不善於悲傷,它們從不矜持作態,拒絕自欺欺人的淺薄和愚昧,不理會唯利是圖的囂張與瘋狂,蘊涵豐富的感染力和影響力足以淹沒和詆毀內心??角落裡隱藏的非份之想和企圖,足以讓醜惡和虛偽崩潰和絕望。

千萬朵桃花張著大眼睛,靜靜地凝望遠方,彷彿想起一些瑣碎的往事:去年的伙伴是不是還在通往回家的路上,久違的它們是否別來無恙?當它們在次離開的時候,是不是還要為驚心動魄、撕心裂肺的離別而感傷,然後走進深遠,走進遺忘與割裂,在無盡的荒涼歲月裡等待那一千年,不,也許是一萬年,或許根本就是一個遙遙無期的輪迴。那樣的輪迴我不知道還算不算輪迴,是,又能怎樣,誰又能說清楚,誰又能有資格和經歷去苦苦等待那句古老的證言。

DTIブログっ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