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量2GB!アクセス解析&動画ファイルも可能な無料ブログ。アフィリエイト完全対応。
  最新画像一覧   /    おもしろブログが満載! シャッフル ブログ  /     無料登録  

爲妻子無私的付出

  1. 2012/03/28(水) 13:28:10|
  2. 未分類|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我是壹個容易被感動的人,在生活中時常被身邊壹些舉手投足之事而感動。我也是壹個容易內疚的人,經常爲未能幫助朋友辦好某件事而內疚,爲辜負了父母的期望而內疚,但這些內疚很快就會被時間的消耗而遺忘,唯有對妻子的這份內疚壹直藏于我心,無法傾吐,也無法忘卻,深深地在我腦海裏烙上壹個永遠無法抹掉的印記,因爲這些內疚都來得那麽刻骨銘心,內疚得讓我壹次次感動,卻壹次次心酸而無爲。

我和妻子認識六年,漟栱厝俥從戀愛到結婚,總是聚少離多。因爲軍人這壹特殊職業讓我們接受任務時,會經常與家人不辭而別,戀愛時那怕我們生活在同壹座城市,也因部隊的基層工作需要只能變爲周末戀人。雖然嘗盡了相思之苦,離別之痛,但我和妻子仍然享受著戀愛和結婚帶來的那份快樂與幸福。只是在這條幸福的道路上留下了她理解的淚水和思念的腳步,同時也灑下了我內疚的歉意。我記得戀愛時妻子常說:“我是國家的人,留給她的只是壹個影子,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雖然如此,但她會理解,因爲我是軍人”,這句話讓我感動了好壹陣子,也內疚了好壹陣子,這也許是每個軍人與軍嫂都必須付出的代價,也必須面對的事實。就如她所說,嫁給軍人就等于嫁給了寂寞,嫁給了等待。她知道軍人使命所在,國家所需,不能因她而讓我怠慢身上的重任,拉下祖國的後腿。她壹直兌現著她的諾言,幾年來也是這樣的履行著她“軍嫂”的神聖使命,而我至今仍然無法實現“等我有時間壹定好好陪妳”的铮铮誓言,反而剛剛結婚不久就參加了部隊的進修培訓,先前的誓言隨著離別的腳步也漸行漸遠,留給她的仍然是思念與等待。我知道,作爲軍人,我們只有學會選擇與放棄,習慣離別時轉身後的那份失落與留戀,因爲軍人更加懂得珍惜,理解責任,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顧大家舍小家是軍人唯壹的選擇。面對妻子和家庭,我只能無語面對,獨吞內疚。

總之,建設教室文化,也就是前蘇聯教育學家蘇霍姆林期基所主張的:要讓學校的每壹塊牆 壁都說話。就是要設法使教室的每壹幅圖畫,每壹條標語,以至學生接觸的每壹種信息,都 能發揮啓迪學生萌發良知、認識自己應負責任的作用。就是要讓受教育者始終在壹種與教育 要求相壹致的班級文化氛圍中,利用受教育者身臨其境和其中“自然”的積極誘因,因勢利 導,從而使他們耳儒目染,達到良好的教育效果。當然,建設教室文化,也要和學校的校園 文化相協調,盡可能地爭取學校領導的支持和理解,這樣就會收到更好的效果 讓教室的牆壁說話operable walls.

我知道,竸Х滑翕背後,妳何以不是如此,作爲軍人的妻子,妳承擔了家庭的重任與工作的壓力,失去了花前月下的纏綿,舍去了浪漫溫馨的天倫之樂。妳的肩上不僅背負著家庭的重任,而且背負著與軍人同樣的使命,在其身後默默奉獻,共同品味著平淡的生活,咀嚼著每個醋誦萸堙寂寞與孤獨,日日守護著那壹份獨自的清貧。我不知自己是否給妳帶去快樂,但我知道妳嘗盡了所有思念和痛苦,品味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商場的門口,從來沒有我的等候;醫院的大門,總是妳獨自壹人進出;霓虹燈下的長椅,總是妳獨自壹人的世界;當朋友眉飛色舞的說著她的家庭,而妳,卻只能暗自流淚,默不出聲。那難得的情人節,那多愁的中秋夜,妳經常獨自漫步的林蔭小徑,已經承受了妳多年的淚水和愁怨;小屋窗台前那望穿秋水的守望,成爲妳最幸福的時光;每個無眠之夜淚落枕邊的思念,已經成爲妳溫馨的殿堂。而妳總是堅強得讓我無法察覺,每次強裝笑臉關心著我的工作與事業,從不向我倒來任何苦水與不快。往往此時,我都會深感內疚,有時愧疚的話語剛到嘴邊,卻被妳幸福的笑聲而打斷,我知道挂斷電話後的失落壹定讓妳心裏難平,而妳總是養成讓我先挂電話的習慣。妳說,妳壹直把挂斷電話後的盲音當成我剛離開的腳步,因爲這樣,妳才會忘記我離開後的那些日子,只有這樣,妳才會幻覺到我剛剛離開家門。聽到這話,壹種幸福感在我的內心深處油然而生,同時對妳的內疚感也更加牽心挂肚。

親愛的,時間的逝去無法抹去我對妳的思念,更無法忘卻妳對我的理解,對軍人這壹神聖職業的尊重。我相信,在婚姻的路上,有妳的陪伴,我將不會寂寞;在我從軍的路上,有妳的支持,我將更加安心。只是在每壹次的離別中,看著妳不舍的眼神,感受著妳轉身後的失落,我內心的愧疚感就會越積越多,壹次、二次……。直到現在我才向妳道出壹直藏在我內心深處的內疚,願您理解萬歲!

翻起舊時遠離他情

  1. 2012/03/22(木) 16:07:21|
  2. 未分類|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近來,翻書時偶讀到杜甫的壹句“落月滿屋梁”,竟壹下子勾起了鄉村的念想,想起了老屋,壹時觸了心酸,眼裏竟滾出淚來。

想想自己也真是不孝。古人雲:父母在,不遠遊。可我從小到大,總有著那麽多觸手不及的夢想,要舍了莊子,出外去漂泊,把年愈古稀的父母獨獨地留在了鄉村。

記得當初離家的時候,父母都到村路上相送。父親心裏不好受,先轉身苦著臉回去了,我永遠記得他那個消瘦蒼老,離去的背影。我們上了車子要走了,母親竟撲到車窗上,老淚縱圈9徹著說,出去也買個手機,沒事多往家打電話。並說,在外面,妳倆別吵架。我壹個勁地猛點頭,把頭埋在車座裏,痛哭流涕operable walls system

壹次往故鄉打電話,母親總是那句話:咋才來電話呢?咋這麽長時間沒打電話呢?我總是不以爲然,說:沒啥事兒。可父母卻並不是希望著我在外面幹出了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他們只簡單地想聽到遠方我的聲音,知道我還好著,壹切平安。

再壹次往故鄉打電話,母親說,我現在也不咋地了?沒事坐在炕上,提起誰想誰呢?

去年底,在電話裏,母親說,今年過年妳們回來吧,讓妳哥和嫂子也回來,咱再過壹個團圓年。我不敢相信,我的心該有多麽地粗枝大葉,父母如今已蒼老到幾乎抱不了園裏的柴禾,壓不動屋外的井水。過了春節,他們就要歸到哈爾濱的哥那裏去,還是買生産隊的那座老宅子也已賣了。

在家過春節的時候,我總感到了不同以往的異樣。我仿佛聽到有壹種很深裏的東西斷了,卻又壹時說不上來是什麽,這讓我感到異常地失落。後來徹悟,不是別的,那是我多年以來紮在鄉村裏的根。

在老家的那段日子,沒事我就打量這院落和老屋,想用眼和心,把它們最後地收藏。也房前屋後地轉悠,伸出手,去撫摩那老房子泥土的牆皮,很粗糙的壹種手感。還想走的時候,從院子裏頭帶壹把土。

在院門外的牆角,我隔了低矮的石牆,用雙臂和那株老楊作最後的擁抱,它居然長到了壹摟多粗。也難怪了,我和哥栽種它的時候,都還在村小學校裏讀書。那時,這棵樹苗被我們哥倆從村外帶回莊子,剛剛指頭粗細。壹晃眼,多少年的光景都拖泥帶水地過去了。

從家裏出來後,往哈爾濱撥電話,和父母聊天,父母都說,城裏太憋屈,沒人家串門兒。我就告訴他們,沒事到公園走走,或者跟那幫老頭老太太扭秧歌吧。他們只是笑。

前幾天,又往哈爾濱撥電話,本想能聽到父母的聲音,可哥卻告知父母去了內蒙通遼,我的表哥家,已走了三天了。我的心緒,在壹個瞬間就跌落了千丈,壹種找不到家和根的感覺,壹整天都那麽惶惶然著業務轉讓

平時,妻和我說笑:今年過年妳別回家了,妳沒家了。我瞪了眼兒沈思,壹時還真想不好到龍年底的時候,我將何去何從?那個遙遠的村莊似乎再不屬于我了,我的壹只巢穴就那樣破碎了。在那個村子,我從此將無法托足。不過,我無法阻止我懷念故鄉,懷念故鄉的草木,莊稼和月亮。每當這個時候,我就記起杜甫的詩: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不住地吟詠和玩味。心卻是酸的。

熟悉的恩師的容顔

  1. 2012/03/21(水) 16:47:48|
  2. 花花草草|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指間敲打著鍵盤,屏幕上綻放著朵朵容入深情的花兒,采壹束芬芳,輕輕地寄到恩師的窗前。

歲月流逝,盉栱厝俥帶走了那些純真年代的歡聲笑語,獨留我壹人在醋誂埆瓜,壹次次仰望星空追憶那份曾經遺失的美好腰痛

尋常痤瘡(以下簡稱痤瘡),是壹種發生于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膚疾病。由于認識疾病有壹個過程,所以在認識這個疾病的過程中,明間賦予了這個疾病很多種不同的病名。最常見的別名有:粉刺、酒刺、青春痘等。中醫則稱痤瘡爲肺風酒刺,在港台地區則也有將痤瘡稱爲暗瘡的,各類美容院由于不對本病不十分了解,所以使用了很多不同的名稱,使很多人思想混亂不堪,因此在醫生的診中,壹些患者經常提出壹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問題,如他們會問:醫生,我臉上長的這些小疹子到底是粉刺還是暗瘡?怎麽有的人說我得了痤瘡而不是青春痘? 中山大學附屬第壹醫院黃埔院區皮膚科吳良才暗瘡凹凸洞

還記得畢業的那年,轉身的離去,身後留下了壹地的眷戀,但卻不曾想到,那壹離去便是我此生學生時代的終結。以後再也不能坐在明亮的教室裏傾聽老師的教誨。以後的我只能在暗夜的角落裏,細數著那壹段段難忘的回憶殘留下的悲傷。

曾經那個讓我不舍的學校,那個承載了汗水與淚水的操場;那些和我壹起爲理想奮鬥的同窗好友;那些給我人生指引和智慧的老師。現如今都已變成遙遠的回憶,卻再也回不到從前。

多少次回憶的淚水肆意的在臉頰靜靜的流淌,多少次醒來枕邊還停留著未被風幹的熱淚。多少次含淚走進夢中,回到那個讓我魂牽夢影的學校,再次坐在明亮的教室裏,看到那些久違的同學,和那張熟悉的恩師的容顔。

夢境中的老師,壹如初見,沒有經曆過歲月的風霜浸染依舊年輕動人。還是壹如往常那樣輕輕地走到我的身旁,彎下腰爲我講解那些酸澀難懂的習題。還是會在那個晚霞落暮的傍晚,指著天邊告訴我生命的真谛;還是會在我遇到困難時壹次次給予耐心的鼓勵和支持。

曾經平常的往事,卻成爲我此刻最大的奢望,如今也只能輕歎壹句當時只道是尋常。點點滴滴的恩情,只能將其永記在心,深深的將這份情壹字壹段的镌刻在這被歲月流逝的篇章中關節痛

多年後,也許歲月的痕迹會悄然的爬過額頭,那額前的青絲也會在不經意間染上幾屢白霜。但在我的心中,老師您依舊還是像夢中那樣永恒!

在教師節來臨之即,送上這些綻放的花朵,帶去壹聲輕輕的問候,祝願所有的教師節日快樂成立公司

童年搬家的記憶

  1. 2012/03/14(水) 12:41:31|
  2. 未分類|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離開家鄉已經不記得是哪壹年了。

當時只是隱約感覺到生活可能發生了某種變化。篨栱厝俥由于那個年代人才匮乏,父親在壹夜之間由壹名普通鄉村教師迅速成爲了掌握所有教師經濟命脈的領導人物。那壹瞬間的轉變令全村人始料未及,于是歡送新官上任捎帶恭賀喬遷之喜的隊伍包含了全村的絕對多數,場面之熱烈叫人馬上想起古裝戲裏的狀元大人榮歸故裏。

搬家的車輛由生産隊裏最帥氣的兩匹駿馬聯袂拉套,趕車的是不露聲色的外公,也可能是笑逐顔開的舅舅。
坐在馬糞兜後面的副駕駛座上,理所當然地接受著鄉親們虛情假意夾雜著嫉妒的恭敬注視,那種目光在若幹年後參觀爺爺的下葬儀式的人群中也出現過。

命運是如此的殘酷,它讓兩朵朝氣蓬勃的花蕾還未來得及綻放,他們的青春與活力就要過早地凋謝了;而深圳羅湖搬家公司命運又是仁慈的,它讓兩顆已經瀕臨絕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在壹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男孩和女孩在搬屋服務

而當時根本不可能顧及這些,心裏想象著新家的樣子,也爲離開那幫討厭的壞小孩兒而暗自慶幸;只是無意中看到奶奶用她那標志性的帆布圍裙擦抹紅紅的眼角時才猛然感覺痛楚,而爺爺似乎始終沒有露面。
壹路上風景如畫。

在樸實的農民心目中的那座城市其實就是距離小村僅僅十幾公裏的小鎮,縱垰陽螻稿察つ湘現在人口也不過幾萬人。而新家不過是臨時租下的半間鬥室,竟然與房東同居壹室,中間挂了壹道暗竸的印著竹葉、竹筍的布簾。
新家馬上就安置好了,因爲全部家當只有幾套衣服被褥,兩只笨重的木箱子,壹張祖傳的飯桌,還有壹根母親至今仍不願丟棄的紅色棗木制成的漂亮擀面杖。唯壹的新奇家具是父親某位同事送的粗鐵絲焊接成的臉盆架,搭毛巾的堽族鑲著壹塊小木板,上面用紅油漆寫了兩行字--“提高警Αな蘖卅辻◆鼻

對新家的記憶還是很模糊。房東老太太操著壹口實在聽不懂的不知什麽地方的方言,臉上應該有很多麻子,常年穿著壹身鄂褲褂,裹著小腳,走路搖晃得很匈押

房東的兒子是個年輕漂亮的小夥子,總是蹬著壹雙白得刺眼的回力牌球鞋。
後來他成了我的老師。

八月粘稠的空氣

  1. 2012/03/13(火) 12:26:39|
  2. 未分類|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0

八月的夏季,空氣都變的粘稠起來!而這粘稠的空氣裏包裹著壹些人壹些物的憂傷。

太陽被那棵番木樹遮擋住,婂栱厝俥我看不到它!不知它是否看得到我!

壹般指雙方通過實物或者貨蔽進行交換以換取自己所需物品,壹般會簽訂買賣合同,買賣是人類最早、最基本的交易行爲。壹物數賣,自古有之,有物價波動之際,最爲常見,而此實際多出于罔顧信用,圖謀私利。它由買賣主體、買賣客體和買賣內容三要素構成。因此凡調整有關買賣主體、買賣客體、買賣內容的法律規範均屬買賣法的內容。其中買賣原則上不過使債權發生效力,故出賣人就特定物同時或順次與數買受人處理買賣契約,爲可能,此時稱爲生意買賣

但是這也不缺少些許的人和物在粘稠的空氣裏被熾熱的陽光所鍍上的情景,並且依稀不斷……

遠方,粘稠的空氣裏,壹位漢子臥在濃密的胡須裏,烏酖眼睛裏折射出泥鳅般的無奈,他土質的皮膚裸露著,怪舒坦地被太陽蜂刺螫著,身上時不時冒出豆大的汗珠。我想他是熱的,或許這根本是壹個不用想的問題。熾熱的陽光鋪在他的身上,不少的汗珠從他身上脫落,落在了幹渴的土地上化作塵埃;那剩余的汗珠饑餓的吞噬著這粘稠的空氣,也吞噬了他些許的無奈。至此,在他裸露的上身上,我看到了壹種狂羁,看到了那種犀利;而從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泥潭裏的泥土般的空氣,粘稠的,些許的憂愁與無奈!

遠方,粘稠的空氣裏,壹只貓蜷縮在些許陰暗的角落,黝酖毛皮熾熱著,怪異的寄宿在這白天僅有的醋詛恵罅ひ峇稟眯著,幹腔的眼屎在幾撮毛發上無力的耷拉著。在那僅有的邂澱罅ど圈だд猴兌己的毛發把自己的棲息地染成了醋襦ず瀁艙歃詛恵翳薪犀纉變蛋屐最後它把這白天也染成了醋襦で墜疇明且粘稠的空氣也染成了鄂Аそ這洋醋詭蘚來了。拌著些許涼爽,空氣不知怎地變得有些腐爛,有些貓說是那只貓兒腐爛的毛發所至的,那貓兒也不辯解,因爲它知道那是它們的心腐爛了。不管怎地,它是不安于現狀的,它終究還是把粘稠白色透明的空氣染成了自己的鄂АU狎Ю功的、無拘無束的、叛逆的,不像別的貓兒那麽惹所謂的主人喜愛,不那麽陽光。他只喜歡邂邸ご釡諦醋襦

在這熾熱的夏季,熾熱的想法也隨即而來―如果我是壹朵雪花我會飄到哪裏呢?

會飄到這熾熱的夏季麽?我想會吧!那麽來的話就把這粘稠的空氣給稀釋壹下吧,誠如是,那麽僅僅是壹朵雪花能稀釋多少呢?不知在這白色的熾熱之中有多少人願意和我壹起化作那壹朵朵雪花呢!但至少我能讓那漢子與貓涼爽舒這些許。這洋我也可以和他們壹起狂羁壹起棲息,而當我這朵雪花浪漫成醋襦げ耆彷捗衢的白都發成醋襦で臟鮹翕遏ねT綸遏

終于在這熾熱的伴有粘稠空氣的夏季裏我不覺的迷戀起了回憶。我不願意面對事實,因爲他可悲,因爲他冷意,所以我的幻想總是連接著過去與將來。不喜歡幻想的人,是不知現實的墮落;而喜歡幻想的人,壹旦被現實拖回了現實,站在現實面前,會留下滾燙的淚水、凋零壹地的心吧。對將來的迷茫,對現實厭倦,對過去的悔悟,久久而之,心中就空虛了,化作壹張空殼了吧!那麽還不如那漢子雨貓來的歡快來的有意義!

遠方,熾熱的夏季下起了雨。或許壹場雨可以劃去壹些人的熾熱;可以稀釋那的粘稠的空氣;亦可以稀釋壹些人的憂傷吧。終于那漢子拎起了衣服披了上去,那貓兒也洗去了眼屎,跑在了漫天的醋訝罅

遠方,熾熱的“夏季”粘稠的“空氣”。等妳來劃與稀釋!

DTIブログって?

次の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