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量2GB!アクセス解析&動画ファイルも可能な無料ブログ。アフィリエイト完全対応。
  最新画像一覧   /    おもしろブログが満載! シャッフル ブログ  /     無料登録  

吹向故事結束的風

  1. 2011/12/13(火) 17:28:09|
  2. 未分類|
  3. トラックバック:2|
  4. コメント:0
西元2011年11月8日。陰。北風3-4級。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立,建始也”,“冬,終也,萬物收藏也。”立冬,終日之始。

入冬的虹橋,落日,殘荷,有種蒼涼的美。對於虹橋來說,我是一位遠道而來尚未抵達的客人。客人便是風,風在,我即是詩人開鎖服務

虹橋邊那棵樹,被風帶走,樹葉已經掉光。這棵樹能告訴風,葉子落盡,只是又 一圈年輪。一圈年輪,劃分晝夜和白天,漫漫長夜,白天變短。透過年輪,看得出樹的內心,那分明是一棵桃樹,桃樹桃樹,桃花艷艷,刻在自己肌膚上得光陰故事。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傍晚5點,路燈早早開啟,羙歲埗姷泰馬路旁二邊的樹影被拉扯得很長。熙熙嚷嚷的車輪碾過流水,穿過流金碎影,波光夢幻,動感迷人。路邊那裡跑過來一只貓,蜷縮在角落的身體瑟瑟發抖。風來了,天地瞬間靜物,車不再行,人不再走,光不再耀。貓兒可要睡覺plastic wood

貓兒的頭枕著路燈,抱著車輪,迷離的眼神看著虹橋,虹橋安靜地撫摸著貓兒的頭,柔軟的毛觸碰到了風的肌膚,風縮了一下指頭,頭也不回地帶走貓兒,飛向天際,越飛越遠,就像追逐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

喜歡漫步虹橋,用沉靜的心態去體會落葉的景象,更喜歡這落葉中散落的另一種生命的氣息,一切都十分真切、凝重,不需要任何情緒的調動就能讀懂。

虹橋上有一種至今也不知道名字的植物。但她喜歡攀爬,喜歡纏繞,喜歡分泌一些粘粘的稠液。我想猜測的是,她在樹上,落葉之處的印記被風帶走;她在天上,雲端的風暴被虹橋容納。

一場蒙蒙的細雨,萌萌的兒童在唱歌,這是一所幼稚園,它離虹橋很近,近的就像在身邊,可能有點怪怪的,如同孩子的淘氣,你是懂得,跟你一樣。

蚯蚓也會唱歌么?
會的,它在泥土你唱。像你那樣歡快地唱著兒歌。
那我們怎么聽不到呢?
在它的世界裡,只有歌聲,沒有我們。
那你知道蚯蚓會放屁么?
會的,因為它也會淘氣。
我聽過蚯蚓唱歌。
你聽過?
它在唱《王老先生有塊地》……

實際上,虹橋,我一個人踱著。我被卷在這寒風裡發抖,隨著我上頭的樹冠一同搖曳,斜歪著身子,宛如傾倒之勢。在這似倒與非倒裡,我便有幸偷窺到遠處飄揚得旗,橋上人來人往的發絲。在這風裡,我想起了一句不朽的詞,終究無法吟唱,似乎教風封住了我的喉。

又不知吹向哪兒的風,柳葉飛絮,飛沙走石。慌惶之下,諾諾地閉緊雙眼。不知不覺,已然到了6點,從東而來的天是灰的,從北而南的風是白的,天邊的一線呈灰白,與山水相接的才是墨。這種墨傾倒在我眼瞼之中,是漁舟放晚的農夫,是山林歸巢的鴉雀,是隨風飲酒賦詩的仙豪,應著風聲,一一融入畫卷書刊印刷

我一路前行,左手虹橋水,右手柳笛路。沿著柳笛路往上走,中間是高碩的梧桐蘊藏著二車道的地瀝青馬路,樹葉輕盈,空間靜謐。我停止攀爬,不再游走,疲倦的身軀在荒蕪中停留。

我不過是風,沒有固定的居所,沒有堅持的立場,沒有嬌柔的姿態,沒有迷人的花香。只有一份堅韌讓我不停的伸展,匍匐在虹橋的肩背上,為圍繞在虹橋邊上的梧桐的每一片葉子尋找陽光。

請把我的故事講給虹橋聽吧,故事結束,風吹葉落,歸於泥土。

我將入睡,在入冬節氣裡去做一位吹向哪兒的風。

<<  借世界的反光確認自身  |  ホーム  |  思考在筆下飛舞的快意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jadelung.dtiblog.com/tb.php/18-2c4de095

一円落札 - オークションワン

1発落札も夢じゃない!驚愕の1円落札者続出オークション!
  1. 2011/12/17(土) 03:32:08 |
  2. 一円落札 - オークションワン

愛知県 - 確実☆即決せフレ案内所

登録からお相手検索、待ち合わせまで全てをこのサイトでチェック!
  1. 2012/06/22(金) 01:19:52 |
  2. 愛知県 - 確実☆即決せフレ案内所

DTIブログって?